• <menu id="uiquk"><tt id="uiquk"></tt></menu>

    古今穿梭:一只瑞麒的前世今生

    ? 在頤和園仁壽殿月臺前的庭院中央,有一只銅麒麟。

    “前肢直立,后肢彎曲,龍頭、獅尾、鹿角、牛蹄,全身飾鱗片”,時就職于北京市頤和園管理處的學者范志鵬這樣形容,“通高2米,通長1.95米。下承漢白玉石須彌座,飾蓮瓣卷草紋?!?/span>

     同樣作為傳承中華文化的場所,文廟、學宮中還以《麟吐玉書》為裝飾,來記錄麒麟與“至圣先師”孔子之間的關系。

    在距頤和園兩千多公里外的樟木頭鎮,舞麒麟一直是這里備受推崇的民間文藝活動。身處珠江三角洲腹地,這項活動已口授身教四百余年。

    從北到南,從古至今,麒麟已然深入人心。矗立于紫禁城慈寧宮外的麒麟瑞獸,幾乎囊括著民間對于麒麟的大部分想象。但有一個疑問總在討論麒麟時提起:究竟是否真的有麒麟?真實的麒麟長什么樣子?

    麒麟與長頸鹿

    公元前481年春天,魯國三大貴族之一叔孫氏的一位車夫,鉏商,在魯國西部大野澤狩獵到一只“龐然大物”——麟。

    這段故事載于《春秋》最后一句:十有四年,春,西狩獲麟。

    山東大學儒學高等研究院教授、博士生導師馬來平在《儒家文化視域中的麒麟文化探究》一文中做了諸多解釋。在他看來,以《春秋》“三傳”等儒家經典對《春秋》 “西狩獲麟”故事的詮釋和演繹為基礎,在眾多社會因素的綜合作用下,麒麟形象朝著神化、圣化、民俗化和國際化方向演化,最終形成蔚為大觀的麒麟文化。

    作為這一文化的重要演化階段,明代麒麟的形象與印記同今人想象中有所不同。

    根據中國歷史博物館孫機、中國科學院古脊推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閻德發在《長頸鹿和麒麟》一文中所述,明徐達五世孫徐俌(原文做“逋”)夫婦墓所出官服上的麒麟補子,繡制圖案竟是一只長頸鹿。

    我國較早有記載長頸鹿的文獻是南宋初年李石的《續博物志》,“撥拔力國有異獸,名駝牛。皮似豹,蹄類牛,無峰,項長九尺,身高一丈余?!薄榜勁!币辉~出自波斯語長頸鹿,此后記載又見時任提舉福建市舶之職的趙汝適,于1225年所著的《諸蕃志》。

    但《長頸鹿和麒麟》一文認為,活的長預鹿在明永樂時才輸入我國。也正是此時,長頸鹿和麒麟這兩個名稱在同一生物上復合。

    遠航西洋的鄭和船隊,有兩位隨員名叫鞏珍、馬歡,二人在其各自作品《西洋蕃郭志》和《瀛涯勝覽》中均將長頸鹿稱為“麒麟”

    又據鄭和等在江蘇婁東劉家港夭妃宮所刻《通蕃事跡記》和在福建長樂南山寺所刻《天妃之神靈應記》二文,都說“永樂十五年統領舟師往西域……阿丹國進麒麟,番名祖剌法”,《長頸鹿和麒麟》一文認為當時出洋的使臣所聽到的蕃名確實為阿拉伯語“zurāfa”。

    “近陛之東西(陳)二獸,東稱麒麟,身似鹿……頸特長,”明祝允明在《野記》中描述正統間皇帝款待時的場景,“殆將二丈”是文中對“麒麟”脖頸長度的描述,“頸長二丈雖不免夸張,但此獸無疑是長頸鹿?!?/p>

    這樣的觀點在諸多研究中有所提及甚至印證,華南師范大學文學院的楊寶祺在《“麟”形象與意象論析》一文中寫道,“自明以降,麒麟釋為長頸鹿為多數人接受?!睏顚氺饕匀毡局两袢詫㈤L頸鹿歸入麒麟科為例,加之有出土化石和傳世史料為證,認為“長頸鹿”說為目前最有說服力的觀點。

    然而在這一階段的指“鹿”為“麟”背后,是麒麟這一意象本身復雜內涵的作用。

    孫機和閻德發認為,之所以鄭和船隊要把長頸鹿和麒麟聯系在一起,主要是因為麒麟是有名的瑞獸,其到來意味著“仁君”在世?!俺鲅蟮氖钩寄軓倪h方帶回麒麟來,當然比帶回一種陌生的、不為人所熟知的動物要聳動聽聞得多?!?/p>

    振振公子比麟

    向更早追溯,早在《詩經·國風·周南》篇中便有《麟之趾》。

    “麟之趾,振振公子,于嗟麟兮!麟之定,振振公姓,于嗟麟兮!麟之角,振振公族,于嗟麟兮!”根據馬來平的解釋,該文以麟的趾、麟的額和麟的角來贊美周代貴族公子。

    有學者表示,這三十三個字贊美的具體品德主要是“繁衍昌盛和仁厚賢能”,也有人認為贊美的對象不只是貴族公子,或許是人類。

    《麟之趾》反復使用“于磋麟兮”三次來比贊周文王子孫,又選用“振振”一詞。據《毛詩故訓傳》,“振振,信厚也?!币鉃檎\實仁厚。

    《詩經》篇章常以所愛之物比做所愛的,以所憎之物比做所憎的。在天津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陳燕看來,《麟之趾》不只是對人的、也是對麟的贊美,“因此‘麟’人格化的品行特征就被定格下來”。她以“墻有茨”的茨草羨黎草為例,“是令人生厭的”。

    此后,“麟趾”成為贊美宗室子弟的專用詞,南齊王融《三月三日曲水詩》序“若夫族茂麟趾,宗固盤石?!庇纱恕镑搿币仓饾u成為王室代名詞,陳燕總結:“麟碟”,即王室族譜;“麟寺”,指掌管皇族事物的衙署;“麟子鳳雛”,比喻貴族子孫。又由子孫的含義引申出“麒麟”,是幼兒聰穎的美稱,唐杜甫《徐卿二子歌》“孔子釋氏親抱送,并是天上麒麟兒?!?/p>

    但這樣的引申稱呼并非自此開始,早在戰國時期,麟也被稱作“麒麟”?!抖Y記·禮運第九》中記載,“麟、鳳、龜、龍,謂之四靈……故天降膏露,地出醴泉,山出器車,河出馬圖,鳳凰麒麟皆在郊椰”,由此不難看出當時人們對于麒麟這一意象的崇拜。

    《孟子·公孫丑上》寫道,“麒麟之于走獸,鳳凰之于飛鳥……出于其類,拔乎其萃?!?/p>

    由此,麒麟出類拔萃的觀念便根植于文化之中,“麟角”等詞飽含稀少珍奇之意。而此后對于佼佼者的稱呼,也以麒麟做比,如《晉書·顧和傳》所述,“和二歲喪父,總角便有清操,族叔榮雅重之,曰‘此吾家麒麟,興吾宗者必此子也?!?/p>

    而世人對麒麟的追捧以及其內涵意義的延展與定制,孔子功不可沒。

    西狩獲麟之后,該野獸被送往孔子處識別。當見到被狩獵的“龐然大物”后,孔子驚呼“孰為來哉,孰為來哉!”再后“反袂拭面,涕泣沾袍”并仰天長嘆“吾道窮矣!”

    何以至此?

    《孟子·滕文公下》中記載,春秋時期,“世衰道微,邪說暴行有作,臣弒其君者有之,子弒其父者有之?!?/p>

    馬來平認為,由于麒麟作為“仁獸”的出非其時,以及出而遇獲,孔子聯想到自己生不逢時,竭盡全力推行周禮,卻四處碰壁,于是痛哭流涕,絕望哀嘆。

    據傳,孔子還為這只被射死的麒麟寫下挽歌,“唐虞世兮麟鳳游,今非其時來何求。麟兮麟兮我心憂?!?/p>

    自此,《春秋》的刪修戛然而止。兩年后,孔子溘然長逝。

    此后今文學派出于政治目的,把麟看做實現“仁政出”的祥瑞而極力渲染,逐漸將之賦予政治性與神性。

    不過馬來平的觀點傾向于麒麟本身的文化品格具有先天優勢:“儒家關于君子的理想人格和人們所賦予麒麟的品格之間何其相似”,作為迥然于龍、鳳此類通常專屬于帝王妃后的吉祥物,“而麒麟則主要屬于平民”。

    麒麟美的歷程

    抹去麟身上所具有的政治色彩,陳燕在《“麟”和漢民族歷史文化》一文中寫道:先民對麒麟美德的祟尚來自于對社會安定太平、篤厚純化人與人關系的企盼,中國人的觀念以和睦為貴。

    千百年來,麟身上所體現的品德做為中國傳統美德被傳襲下來。

    “麒麟是按中國人的思維方式復合構思所產生、創造的動物,它在形象上具有吉祥、和諧的特征”,范志鵬認為,麒麟的造像源于遠古神話,同人類其它古代文明有著極深的淵源,“原始人類‘造像’的行為都遵循著相同的規律?!?/p>

    麒麟的圖像也不例外,一直處于不斷變化中。

    最早見于甲骨文中的“麐”,被多數研究視為麟最早出現的形象。陳燕認為,先民在造麟字之時,只注意區別它是一種不同于一般鹿、較特殊的鹿屬動物,需要用不同的字形去區別。

    這也被諸多研究認為是麒麟在遠古時期確有其物的證據,“甲骨文就有這個字了,表明那時有這種動物,可能較為常見,但不及鹿多?!?/p>

    人們較早建立麒麟形象或是在先秦時期,“這時一般認為麒麟的身軀像小鹿,頭上生著獨角”,《長頸鹿和麒麟》一文中介紹道,“這只角很奇特,在它的頂端包著肉,以表示‘設武備而不為害’?!?/p>

    此后較為細致的描寫,則是三國時期陸璣在《詩疏》中所載:麕身,牛尾,馬足、黃色,圓蹄……音中鐘呂,行中規矩。游必擇地,詳而后處。不履生蟲,不踐生草。不群居,不侶行。不入陷阱,不罹羅網。王者至仁則出。

    但漢代麒麟也常被寫成“馬”字旁,根據東漢《麒麟碑》摹本,碑上“麒麟”二字雖然是“鹿”字旁,但體態已同駿馬相近。而在四川出土的漢代石棺上,麒麟肩部、腹部還生出羽翼。

    這種以“馬”為形的麒麟造型延續到了南北朝時期。以河南鄧縣南北朝磚墓所出彩色畫像磚上的麒麟為例——其身軀似馬、四蹄翻騰、長鬃飛揚,姿勢與馬別無二致,唯一不同的是其頭頂上的獨角,“勾屈翻卷而不戴肉球”,而畫像磚旁提以“騏驎”二字則再次印證了其與“馬”的關聯。

    唐代的麒麟形象則兼具前代的特點,既有“鹿”形麒麟,也有“馬”形麒麟。據《長頸鹿和麒麟》的作者考證,唐獨孤氏墓志石邊緣中的麒麟和日本正倉院所藏唐銀缽上的麟,便分別是以“馬”和“鹿”為原型來繪制麒麟形象。

    隨著時間的推移,與麒麟相關的傳說不斷在民間演繹,其形象也受到影響發生變化?!对贰の逍兄尽酚涊d:“至大四年,大同宣寧縣民家牛生一犢,其質有鱗無毛,其色青黃,類若麟者。以其娜上之?!边@則“牛產麒麟”傳說成于元代,于是這一時期的麒麟形象與傳說一致,多是一身麟甲,而頭角也隨牛的形象由前代的“獨角”變為“兩角”。

    明代,作為神靈瑞獸的麒麟在這一時期不斷受到皇家和民間的頌揚,也正因為此,麒麟的形象除了永樂年間非常具體的長頸鹿形象外,在民間其造型朝著繁復的方向發展。

    據《中國傳統形象圖說麒麟》的作者考證,這一時期的麒麟造型逐漸集中了自然界動物之大成,“牛的耳、虎的眼、馬的蹄、獅的尾、鹿的角”,這種神獸形象的背后承載著民間百姓的美好寄托,“麒麟送子”“麒麟送富貴”的年畫在明清民間廣為流傳。

    文化世代相傳

    《后漢書·東夷傳·倭》載:“自武帝滅朝鮮,使驛通于漢者三十許國,國皆稱王,世世傳統?!?/p>

    這是古籍中對于“傳統”的較早記載,意指“世代相傳”,后經代代演繹,這種“世代相傳”的對象不僅止于“王位”,更生發出了風俗、道德、思想、藝術、制度等內容。

    《中國傳統形象圖說麒麟》一書中解釋:“傳統在傳承和實踐運用當中是非常廣泛的,可以滲透到人類活動的每一領域,可以冠戴于人類過去經驗所表達的每一角落?!?/p>

    作為華夏瑞獸,麒麟已然深入到了中華傳統文化的血脈中并綿延至今,馬來平認為“麒麟文化所具有的仁愛、祥和、威而不猛精神極其可貴,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中大有用武之地?!?/p>

    依托麒麟的豐富文化傳統,華夏銀行創造了一只名叫“瑞麒”的吉祥物,這是麒麟文化在現代社會的延展。

    布老虎臉、鹿角、牛尾、羊蹄,腳踩七彩祥云,耳珮月季花朵,額頭鑲嵌著鴻運如意珠,項上掛著玉龍長命鎖,尾部泛著祥云火焰,通體則呈現瑪瑙紅光,性情溫和樂觀,凜然一身正氣。

    作為華夏銀行的吉祥物,“瑞麒”的設計以強烈的華夏民族風格陶冶世人,其中無不體現出吉祥祝福與文化寄托。

    據介紹,“瑞麒”的每一個部位的造型都蘊含深意,其臉部造型源自傳統麒麟并結合中國傳統民間藝術“布老虎”造型,威風凜凜卻又可愛可親,寓意作為神獸的瑞麒以其強壯、勇敢、威猛之軀,庇護身邊的人們事事平安。

    耳部的小花以月季為原型。月季花被稱為花中皇后,原產自中國,為北京市市花,寓意華夏銀行是來自“北京的銀行”,而月季花適應性強,耐寒、抗旱,開遍全國乃至世界各地,也代表華夏銀行作為全國股份制商業銀行為加快建設成為有特色、有質量、有競爭力的全國性股份制商業銀行而奮斗的信念。月季花四季開花更寓意一代又一代華夏人堅韌不拔、頑強拼搏的精神。

    中華傳統的“如意珠”鑲嵌在“瑞麒”的額頭上,寓意“鴻運當頭”美好圓滿;玉龍“長命鎖”則以華夏銀行的logo作為中心紋樣,有避災難驅邪,長命百歲的含義。

    “瑞麒“腳踏的祥云象征祥瑞的云氣,是傳說中神仙所駕的彩云,而尾部的火焰是因熱發光的現象而來?!叭瘅琛鄙砩系南樵坪突鹧?,寓意這只神獸,帶著祥瑞之氣,發光發熱,閃爍著向上的升騰之氣。

    不僅如此,“瑞麒”以“鐵銹紅”“金盞黃”“榴花紅”為主題配色,蘊含著吉祥與勇敢、希望與溫暖、財富與活力、歡快與活潑以及富貴與熱情的美好寓意。

    這些不同的元素拼合共同構成了“瑞麒”的形象特點,其中既有傳統文化的傳承,亦有華夏銀行依托現代審美特點所做的融合。

    “搏擊四海、升騰向上”是華夏銀行的精神象征,亦是“瑞麒”的精神品格。

    更重要的是,這只執著的神獸有著一個幫助人實現美好愿望的追求。從形象中,我們便能看到“瑞麒”的性格:熱愛美好 、心地善良、喜愛大自然、善于變通,對待事物樂觀、嚴謹、勇敢、喜愛新鮮事物,喜愛研究歷史和傳統藝術,對為幫助世界實現財富增長、美好與溫暖抱有執念。

    在“瑞麒”小獸身上,綿延千年的華夏麒麟文化被傳承和延續,并承載著銀行的精神朝氣,也彰顯了銀行根植中華五千年文化的精髓。從“西狩獲麟”到華夏“瑞麒”,傳統與現代,正在“瑞麒”的身上碰撞出別樣火花。

    參考文獻:

    長頸鹿和麒麟,孫機 閻德發

    儒家文化視域中的麒麟文化探究,馬平來

    “麟”和漢民族歷史文化,陳燕

    圖騰崇拜與符瑞文化的產生,龔世學

    “麟”形象與意象論析,楊寶祺

    漢畫像石麒麟圖像考略,孫長初

    淺談頤和園中的麒麟文化,范志鵬

    略論漢代的麒麟形象,謝辰

    鄭和下西洋與麒麟貢,張之傑

    中國傳統形象圖說麒麟 ,徐華鐺

    歡迎分享、點贊與留言。本作品的版權為南方周末或相關著作權人所有,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,否則即為侵權。

    {{ isview_popup.firstLine }}{{ isview_popup.highlight }}

    {{ isview_popup.secondLine }}

    {{ isview_popup.buttonText }}
    王爷隔着薄纱揉她的胸
  • <menu id="uiquk"><tt id="uiquk"></tt></menu>